人民网:江苏溧阳基本农田里的怪现状:“上”茶山 “下”虾塘

2019-04-10 来源:网络整理|

核心提示:溧阳市天目湖镇张玉华家的茶园不知何时成了基本农田马焘焘摄《基本农田保护条例》明令禁止占用基本农田发展林果业和挖塘养鱼,国土部门也曾公开指出基本农田划定

人民网:江苏溧阳基本农田里的怪现状:“上”茶山 “下”虾塘

溧阳市天目湖镇张玉华家的茶园不知何时成了基本农田 马焘焘摄

基本农田保护条例》明令禁止占用基本农田发展林果业和挖塘养鱼,国土部门也曾公开指出基本农田划定中“划远不划近、划劣不划优”的不良倾向,江苏省的基层国土干部调研中也发现“有的地方甚至把园地、荒地划入基本农田”。近日,该省溧阳市就有群众向人民网反映,当地有不少基本农田“上”了茶山,“下”了虾塘。溧阳市自然资源局相关人士表示,当地将按照“优进劣出”的原则,逐步减少、替换目前基本农田中不适宜耕作的土地。

天目湖镇:茶山不知何时成基本农田

张玉华是溧阳市天目湖镇桂林村村民,他的父辈在上世纪70年代分产到户时拿下一片约200亩的荒山,40年两代人的垦殖打理使其成了一片郁郁葱葱的茶园。2016年下半年,张玉华在准备搭建农业设施时被当地国土所告知,他家的茶园中因为有100亩属于基本农田而不能搭建,这让他纳了闷。

“这么多年了,我从没见过基本农田的界址牌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划为基本农田的。”张玉华告诉记者,他家的茶山坡度大导致灌溉、插秧都比较困难,不适宜种植稻麦等粮食作物,“爬上去都费劲,别说种水稻小麦了,要不是我去报批农业设施,可能到老都不知道茶山变成基本农田了”。

按照张玉华的说法,同样的情况不止他一家,当地还有其他农户的茶园也被划在了基本农田范围内。“这正常吗?”他不免生疑。

天目湖中心国土所所长潘旭刚告诉记者,最近一轮基本农田的规划周期是2006-2020年,至于张玉华家的茶园具体是哪一年被划为基本农田的他并不清楚。“这块地在我们的数据库中标记为‘K’,即可调整耕地,就是通过土地整治可以变为可耕作的耕地。”他亦表示:“因为时间跨度比较大,查不到哪一年以及为什么把这块地调成基本农田。”

而在溧阳市自然资源局,记者也未能查询到张家的茶园究竟何时变为基本农田的。该局耕地保护科科长傅瑜告诉记者,可以确定的是这块地2004年已属于基本农田,这就意味着15年以来不存在为其他土地指标而将其调整为基本农田的情况,但更早的手写资料较难查证。

人民网:江苏溧阳基本农田里的怪现状:“上”茶山 “下”虾塘

社渚镇不少虾塘占用的就是基本农田,基本农田的界桩形同虚设 马焘焘摄

社渚镇:三成以上基本农田用于养虾

由天目湖镇经360省道向西,相邻的便是与皖浙两省接壤的社渚镇,这里以养殖青虾闻名远近。驱车在社渚镇,道路两旁大量土地被改造成了虾塘,塘与塘之间也多有形同虚设的基本农田界桩。

在社渚镇靠近002县道的一处基本农田,青虾塘连成片。养殖户老刘告诉记者,他于2016年开始养殖青虾,目前已有10多亩的养殖规模,亩产年收入一般在5000元左右。“尽管基本农田保护的界桩就插在水边,但当地政府对在田里养虾从来没有提醒或禁止。”老刘说,青虾塘只需用推土机将较浅的土层推到四周形成塘即可,对基本农田耕作层的破坏不大,目前他的虾塘深度约为50厘米。

记者注意到,当地002县道周边的基本农田属于“2013年度国家农业综合开发溧阳市社渚上兴上黄镇中低产田改造项目(社渚片)”,项目总投资554.32万元,其中财政资金500万元,涉及5000亩中低产田的改造,然而在蔡家、下马塘一带靠近这条县道的基本农田大部分已改作了虾塘。

社渚中心国土所所长陈渊接受采访时称,全镇有14.13万亩基本农田,其中30%-40%的基本农田目前被用于青虾养殖。他坦言,青虾养殖带来的收入要远高于传统农作物。公开资料显示,当地青虾养殖始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,现有青虾养殖面积约5.5万亩,年产青虾5000多吨,产值5.7亿多元。

基本农田能养虾吗?陈渊称,国土部门要保基本农田,农业部门鼓励农民通过多种方式增收。根据现场勘查,一般认为青虾养殖对于基本农田耕作层的伤害较小,“青虾对氧气需求大,一般不会把基本农田深挖,这也使得将来恢复成耕地的成本也小。”为此,当地国土部门并未对农民在基本农田上挖塘养虾进行干涉。

上述两类情形让基本农田名不副实

一部分不适宜耕作的茶山成了基本农田,一部分适宜耕作的基本农田却挖了养虾,对于基本农田里出现的这种现象,溧阳市自然资源局又当何论?

记者从溧阳市自然资源局了解到的情况是,目前该市基本农田保护区共81.93万亩,其中像茶园这样的可调整耕地共21万亩。对可调整耕地的界定,,核心在于其耕作层还在,通过一些工程手段可以达到耕地标准。“比如山上也可以做梯田,做灌溉设施,它耕作层都在,所以并非说园地就一定不能是基本农田。”傅瑜说。

对于基本农田养虾的情况,傅瑜认为,青虾塘一般在50厘米左右的水深,更多是在田的四周加高,没有破坏耕地层。

记者注意到,两种情况的共同点在于耕作层都在,但均未实际用于耕作。傅瑜表示,国土管理部门的工作职责之一就是根据“优进劣出”的原则,将质量低下的耕地按照由低到高的顺序依次划出,从而提升耕地质量。问题是,现有良田甚至耗费财政资金的土地整理项目都不能保证用于耕作,优进劣出又能落实几何?

当地80多万亩的基本农田中,究竟还有多少是实际耕作的土地?对此,傅瑜坦言,实际耕作面积的统计在农业部门,因为坐标系统不一致、统计口径不一致,对基本农田中究竟还有多少被用来实际耕作,以及实际耕作的土地中有多少属于基本农田,他们与农业部门均暂时无法掌握。记者从溧阳市农业农村局也未能得到答案。

数码快照

深新早点丨全城热心
深新早点丨全城热心
深圳新闻网是立足深圳、辐射全国的综合性区域门户网站,为用户提... 详细>>

四海漫游

深新早点丨全城热心
深新早点丨全城热心
深圳新闻网是立足深圳、辐射全国的综合性区域门户网站,为用户提... 详细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