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树木传奇]松树:傲骨挺立天地间

2019-04-16 来源:网络整理|

核心提示:推荐词松树自古以来,多少人就歌颂过她,赞美过她,把她作为崇高品质的象征,人们对松树总是怀有敬仰之心。你看她“亭亭山上松,瑟瑟谷中风。风声一何盛,松枝一

松树:傲骨挺立天地间

  推荐词
  松树自古以来,多少人就歌颂过她,赞美过她,把她作为崇高品质的象征,人们对松树总是怀有敬仰之心。你看她“亭亭山上松,瑟瑟谷中风。风声一何盛,松枝一何劲!冰霜正惨凄,终岁常端正。岂不罹凝寒?松柏有本性”。这正是中华民族坚忍不拔、吃苦耐劳精神风貌的真实写照。
  树木档案
  松树是松科松属植物统称,全世界种类有80余种,为常绿树,多数种类是高大挺拔的乔木,极少数为灌木状。其材质好,不乏栋梁之材,轮状分枝,节间长,小枝比较细弱平直或略向下弯曲,针叶细长成束,雌雄同株。


  松字为左右结构,松=木+公。木,指示树,公为何意?《说文》曰:“公,平分也。”松树的枝条和针叶均匀分布,恰应公之平分之意。此外,公还有无私、正义,大家的、共同的意思,以及对男子的尊称。松树没有争奇斗艳的花朵,也没有硕大多彩的叶片,寒来暑往,四季如春,一身整洁绿色“外套”,加上笔直挺拔的躯干,令人肃然起敬。

[树木传奇]松树:傲骨挺立天地间

松树林海 邱明江摄


  A 天下为公:百木之长 大道之行
  王安石《字说》云,“松为百木之长,犹公也。故字从公”“柏犹伯也,故字从白”。松为“公”,柏为“伯”,于公侯伯子男五爵中,松居首,柏居三。《礼记》载:“尊者丘高而树多,卑者封下而树少。天子坟高三刃,树以松;诸侯半之,树以柏;大夫八尺,树以栾;士四尺,树以槐;庶人无坟,树以杨柳。”在这里,以树种代表了尊卑等级。汉武帝罢黜百家,表彰六经,独尊儒术,儒家思想上升为主流意识形态。儒家经典著述中宣扬的等级观念,以及与之配套的礼仪受到推崇。从此以后,天子、达官贵人、豪绅地主、平头百姓墓地所植之树就有了严格规范,松是天子身份象征。
  B 南山松寿:松鹤延年 卓然不群
  松树松龄长久,经冬不凋,实为仙物,常用以祝福长长久久。这种象征意义为道家所接受,后成为道教长生不老的重要原型。道教神话中的松,往往是不死之象征。道士服食松叶、松根,以期长生不死。松常与鹤为伍。鹤是山世之物,高洁清雅,有飘然仙气。仙物自然长生,松鹤延年顺理成章。
  在传统绘画领域,“松鹤延年”是重要题材。其中,唐代僧人虚谷之作尤为著名。画面奇峭隽雅,意境清筛萧森,情调新奇冷逸,以偏侧方折之笔写出松针与丹鹤,线条生动,笔断气连,极具福寿康宁之美感,体现松鹤延年高雅旨趣,散发着潇洒出尘之飘逸情怀。
  玉雕作品亦多有此类题材,往往设计成孤松一株指云天,仙鹤长啸款款来,松静鹤动,松刚鹤柔,加之质地细腻,剔透玲珑,寓指夫妻长寿百岁。直到当今,“福如东海长流水,寿比南山不老松”仍是最为常见的贺寿佳联。

[树木传奇]松树:傲骨挺立天地间

长白美人松 宗玉柱摄


  C 傲雪凌霜:大雪压青松青松挺且直
  冰凌霜欺,松不改其姿。松树体现了正直之美、朴素之美、坚强之美。松树在幼小的时候,与不起眼的小草并无二致,不会引起人的注意。杜荀鹤《小松》“自小刺头深草里,而今渐觉出蓬蒿。时人不识凌云木,直待凌云始道高”。李商隐《题小松》“怜君孤秀植庭中,细叶轻阴满座风。桃李盛时虽寂寞,雪霜多后始青葱。一年几变枯荣事,百尺方资柱石功。为谢西园车马客,定悲摇落尽成空”。更多人称颂之松,则是成年之松。陆惠心《咏松》“瘦石寒梅共结邻,亭亭不改四时春。须知傲雪凌霜质,不是繁华队里身”。荀子《大略》“岁不寒,无以知松柏。事不难,无以知君子”。至此,松柏与君子并列。
  至宋代,文人雅士将松与竹、梅并称为岁寒三友。宋人楼钥《题徐圣可知县所藏杨补之画》诗曰“梅花屡见笔如神,松竹宁知更逼真。百卉千花皆面友,岁寒只见此三人”。在中国人文精神中,赋予松树以崇高品质的象征。东晋的陶渊明因官场黑暗,弃官归田,躬耕隐居,其《饮酒》诗写道:“青松在东园,众草没其姿;凝霜珍异类,卓然见高枝。”李白《赠韦侍御黄裳》云:“太华生长松,亭亭凌霜雪。天与百八高,岂为微飙折。桃李卖阳艳,路人行目迷。春光扫地尽,碧叶成黄泥。愿君学长松,慎勿作桃李。受屈不改心,然后知君子。”梁范云《咏寒松诗》:“修条拂层汉,密叶障天浔。凌风知劲节,负雪见贞心。”陈毅同志在赣南山区遭受敌人围困时,曾留下诗作名句:“大雪压青松,青松挺且直,要知松高洁,待到雪化时。”

[树木传奇]松树:傲骨挺立天地间

意大利植物所后院的地中海石松 张守攻摄


  D 松风傲骨:何当凌云霄直上数千尺
  松树常生长在立地条件比较差的环境当中,高山深谷抑或悬崖峭壁,这里包含着“险境生存”的隐喻。因此,松树成为人们抒发内心怀才不遇情感之对象。恃才傲物的唐代诗人王勃,在游历蜀中茅溪途中,看到松树冒霜挺雪,苍然万丈,遂作《涧底寒松赋》:“惟松之植,於涧之幽,盘柯跨险,沓柢凭流。寓天地兮何日?沾雨露兮几秋?见时革之屡变,知态俗之多浮。故其磊落殊状,森梢峻节,紫叶吟风,苍条振雪。嗟英鉴之希遇,保贞容之未缺。攀翠崿而形疲,指丹霄而望绝。已矣哉!盖用轻则资众,器宏则施寡,信栋梁之已成,非榱桷之相假,徒志远而心屈,遂才高而位下。斯在物而有焉,余何为而悲者?”显然,诗人睹松思己,以写松来抒发自己仕途坎坷壮志未酬之意,将怀才不遇之感伤情思跃然纸上。
  白居易的《涧底松》更直白:“有松百尺大十围,生在涧底寒且卑。涧深山险人路绝,老死不逢工度之。天子明堂欠梁木,此求彼有两不知。谁谕苍苍造物意,但与之材不与地。金张世禄黄宪贤,牛衣寒贱貂蝉贵。貂蝉与牛衣,高下虽有殊;高者未必贤,下者未必愚。君不见:沈沈海底生珊瑚,历历天上种白榆。”历代名家以松树抒情之作不计其数,柳宗元《孤松》:“孤松停翠盖,托根临广路。不以险自防,遂为明所误。幸逢仁惠意,重此藩篱护。犹有半心存,时将承雨露。”李商隐《高松》“高松出众木,伴我向天涯。客散初晴后,僧来不语时。有风传雅韵,无雪试幽姿。上药终相待,他年访伏龟”。

[树木传奇]松树:傲骨挺立天地间

白皮松球花 丁洪美摄